2012年中国诗歌十大事件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新的一年就要到来了,可是很多人已经无缘于2013年的第一缕曙光。就在刚刚过去的一年里,很多人死去了,这些刚刚消失的鲜活生命,他们是我们的同胞,我们的兄弟姐妹,可是他们死去,死法往往离奇怪诞到让人目瞪口呆、无言以对。盛世的泡沫破灭了;中国社会更加暴戾,更加焦虑不安,普通中国人的命更贱,中国人的心更加迷乱、也更加茫然、更加看不到方向。对于大多数苟活者来说,生生不起死死不起,生或者死都是一种不无艰难的选择,唯一感到安慰的大概是传说中很吓人的世界末日总算过去了,中国的未来虽然并不明朗,毕竟好死不如赖活着,日子仍可以在希望的文火煎熬中慢慢地延续。
刘诚,诗人、作家、批评家。《第三极》诗刊主编,《诗刊》2005年“每月诗星”。1956年8月生于陕西省洋县。1979年毕业于汉中师范学院(今陕西理工学院)中文系。1980年起投身第三代诗歌运动,1986 年出版诗集《走向人群》,成为当时全国最具影响力的青年先锋诗人之一。出版诗集《愤怒》《词语的暴动》《命运·九歌》(单行本);诗论集《先锋的幻想》《绝对的力量——刘诚博客二年》;散文集《在命运里旅行》;小说集《傍晚运水的妇女》等文学专著 14 部。 诗评家燎原称刘诚为当下并不多见的“全能型”诗人,《十面埋伏》佐证了这个判断。 和刘诚诗歌和批评的极端、强烈、偏执及其建立在才气之上的“霸气”相比,生活中的刘诚——包括他的为人、他的长相,没有任何攻击性,和这样的朋友可以坦诚相处无须戒心。如果说在诗歌里这种反差被不断地加强,在长篇小说里可以说得到了某种“矫正”——长篇小说《十面埋伏》为我们叙述了一个扑朔迷离的爱情故事,并以诗人的才情进行深度挖掘,赋予其性与爱的深度思考——这是《十面埋伏》超出一般都市成长小说之处,也是诗人刘诚的一个创造。 长篇小说《十面埋伏》全书23万字,由太白文艺出版社出版,系“西风烈——陕西百名作家集体出征”大型文化精品项目最新推出的图书品种,九月底起在全国各大城市隆重上市。
2010年的最后一页马上就要揭去。对中国绝大多数普通民众而言,刚刚过去的一年是痛苦的一年、沉重的一年。年初全国各地一系列屠童案震惊全国,岁尾又有民选村长钱云会因坚持带领村民上访维权,被人用滚滚车轮残忍地切断了头颅。除了这些动辄震惊世界的人间惨剧,普通民众则在教育、住房、医疗新三座大山的重压下苦苦挣扎,如今还要被迫面对突然袭来的通货膨胀,担心仅有的一点财富被洗劫一空。这一年我们没有感觉到盛世的喜悦,倒不时感觉到危机逼近的焦虑! 毫无疑问,诗歌因为远离财富而保持了相对的纯洁。在这个严格检验的年代,诗人主体仍然坚守了公平与正义,坚守了对真善美的精神守望,以诗笔执着地歌咏着那些值得挽留的事物。换句话说,无论诗歌暴露出多少问题,诗人群体仍然是这个年代最可信赖的一群。这里没有买官卖官,没有欲加之罪,没有权力与资本的贪婪与血腥。当然自第三代以来,诗歌面对现实的苍白和无力感,也在这个年代被无情地暴露在历史的聚光灯下,不时遭到来自大众的嘲讽和诟病。当代诗歌如此刻意回避政治,如此自甘于自闭和玩弄诗歌技巧热衷于在形式上花样翻新,与绝大多数中国人生存状态越来越疏离的现状,直接启示了一些诗人对诗歌与现实、诗歌与政治的重新思考。 当代诗歌在犹豫中摸索前行。如果将中国社会的危机先搁置在一边,我们完全可以说2010年的中国诗歌界,有丑闻也有光彩,有低潮也有高潮,总的看不平庸。乐趣园关闭了诗歌论坛,但诗人们仍然借助博客顽强地发出诗歌的声音,同时出现了诗歌利用微博的有益尝试。如果用一句话来对本年度中国诗歌进行概括,是否可以这样说:中国诗歌的民间记忆,刨去丑闻是亮光?
 大型诗歌刊物《第三极》(第5卷) 目 录 卷首语:民刊挺起中国诗歌的脊梁………………...
新时期以来,中国纯正诗歌的历史其实就是诗歌民刊的历史。民刊,既是中国诗歌的现场,也是中国诗歌的主体,更是中国诗歌的核心。正是民刊,挺起了中国诗歌坚硬的脊梁。 1978年12月23日,由著名诗人北岛、芒克主编的民刊《今天》在北京创刊。《今天》虽然是一本“综合性”文学刊物,但是其作品主体是诗歌,主要编者和作者是诗人,完全可以将之看成是一本诗歌民刊,中国文学界和诗歌界也基本上是这么看的。《今天》总结了文革期间中国诗歌地下写作的辉煌实绩,同时面向新时期亮出了中国诗歌强硬的底牌,中国诗歌目前最具有国际影响和不可撼动的诗歌史地位的诗人如北岛、芒克、顾城、舒婷、杨炼、多多、严力、江河等都是通过《今天》走向前台并面向中国和世界的;食指、方含、依群等文革地下写作的诗人,更是通过《今天》展示了中国一个时代的诗歌面貌。后来“今天派”诗人成了一个专有的文学史术语,为继之而起的“朦胧诗”运动提供了最为核心的几位大诗人。虽然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但是没有《今天》就没有随后的“朦胧诗”,朦胧诗运动起源于《今天》,应该说是中国诗歌史家的共识。 自《今天》以来,操持和“出版”民刊成了几代诗人的诗歌生活方式。就中国诗坛来说,没有和民刊发生过关系的诗人微乎其微,主要诗人更是这样。因为种种原因,官刊没有办法承载中国诗歌的核心部分,纯正意义上的中国诗歌之水,基本上在民刊中流动、汇集、激荡。1980年代是中国诗歌的“民刊时代”,《今天》推倒了中国诗歌民刊出版的多米诺骨牌,民刊成为中国诗人展示自身风采呈现自我的最主要渠道。中国诗歌因为民刊而明亮,中国诗歌最为先锋、前卫、实验的部分属于民刊,中国诗歌最为踏实和坚实的文本与理论成就也属于民刊;乃至中国诗歌的几次转型和喷发,都属于民刊,都离不开民刊。1980年代,第三代诗歌的兴起、发展、壮大与蔚为大观主要是依靠民刊,这一代诗人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强势登上中国诗坛,并一发不可收拾。80年代以来,《非非》《他们》《大陆》《一行》《北回归线》《现代汉诗》等诗歌民刊在中国诗坛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提供了数量众多的经典作品和经典诗人,其中一些更是成为了文学
 大型诗歌刊物《第三极》(第5卷) 目 录 卷首语:民刊挺起中国诗歌的脊梁………………...
      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 ——在《新世纪十年中国诗歌的现状和未来——第一届中国诗歌微博论坛在线诗...
新世纪十年中国诗歌的现状如何?未来十年中国新诗会有怎样的前景?盛极一时的网络诗歌论坛因乐趣园停业整改而在一夜之间突然消失,对中国诗歌正在产生怎样的影响?在新世纪十年即将落幕、又一个十年就要开启的重要时刻,大型诗歌民刊《第三极》、新浪第三极作家群落博客圈,本着对诗歌高度负责的精神,以多元和喧哗的中国当代诗歌为背景,联合发起中国诗歌微博论坛。 中国诗歌微博论坛是一种诗歌的会议机制,也是中国当代诗人增进友谊、指点江山、进行思想深度交流和交锋的一个常设讲坛。规模在开始的时候可能小一点,将来也可能大一点,大到什么程度不知道,目前能告知天下的是,它既然能办起来,就一定会办下去,且将越办越好,越办越有权威性和影响力。凡关心当代诗歌的中国诗人,无论何门何派头脸大小,只要想参加都可以参加进来,这里以言论取人,只要言之成理,都将受到尊重。我们相信网络诗歌的强大生命力——由于新技术的恩赐,已经落潮和退场的网络诗歌论坛,正在被中国诗歌微博论坛这种崭新的机制所取代。 中国诗歌微博论坛不定期举行,每一届都有一个主题,这些主题都将与中国诗歌直接相关。
第三极神性写作诗派,又称第三极文学运动。酝酿于2002年6月,以诗人刘诚于2004年10月30日在当代诗界发表长篇诗论《后现代主义神话的终结——2004’中国诗界神性写作构想》为标志。2006年6月26日,刘诚发起创建第三极诗歌论坛和第三极作家群落博客圈,同年10月发表《第三极文学运动宣言》,标志着第三极神性写作诗派作为一个紧密的诗歌群体正式出场。第三极神性写作,是当代文学中惟一站立在兽性写作反面,不惮于与形形色色的兽性写作正面冲突和全面对立的写作。第三极认为诗到神性为止,神性以外没有诗歌;神性不是对人性的否定,而是人性中最高尚、最通神、最接近神的位置并放射光辉的那个部分。神性写作不是对诗歌题材的强行规定,而是对诗歌题材边界的全面跨越,是神性在所有诗歌题材上的沉思与游走和对所有诗歌题材的诗性处理。自第三极神性写作诗派强势登场以来,第三极神性写作理念得到广泛传播。文学评论家李建军率先来信支持,认为“中国当代文学烂透了”,旗帜鲜明地表示支持第三极文学运动,并在《文学报》撰文盛赞刘诚诗歌。诗人批评家燎原在与刘诚书信往还中,对第三极神性写作表达了关注和肯定的态度。江南大学文艺理论家何根生发表《人性极境的深层突进——诗人刘诚及其第三极神性写作》,高度评价第三极神性写作和刘诚诗歌。批评家杨远宏于2009年3月在中国艺术批评网首发诗论《鄙俗时代的神性写作》,对第三极神性写作给予高度评价。北师大博导、批评家张清华在《当代作家评论》2010年第2期发表《“鄙俗时代”与“神性写作”》,从诗歌民刊的角度,肯定了第三极神性写作及大型诗歌民

shuzhixx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