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第三极》(第五卷)卷首语

 

民刊:挺起中国诗歌的脊梁

 

 

  新时期以来,中国纯正诗歌的历史其实就是诗歌民刊的历史。民刊,既是中国诗歌的现场,也是中国诗歌的主体,更是中国诗歌的核心。正是民刊,挺起了中国诗歌坚硬的脊梁。

  19781223,由著名诗人北岛、芒克主编的民刊《今天》在北京创刊。《今天》虽然是一本“综合性”文学刊物,但是其作品主体是诗歌,主要编者和作者是诗人,完全可以将之看成是一本诗歌民刊,中国文学界和诗歌界也基本上是这么看的。《今天》总结了文革期间中国诗歌地下写作的辉煌实绩,同时面向新时期亮出了中国诗歌强硬的底牌,中国诗歌目前最具有国际影响和不可撼动的诗歌史地位的诗人如北岛、芒克、顾城、舒婷、杨炼、多多、严力、江河等都是通过《今天》走向前台并面向中国和世界的;食指、方含、依群等文革地下写作的诗人,更是通过《今天》展示了中国一个时代的诗歌面貌。后来“今天派”诗人成了一个专有的文学史术语,为继之而起的“朦胧诗”运动提供了最为核心的几位大诗人。虽然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但是没有《今天》就没有随后的“朦胧诗”,朦胧诗运动起源于《今天》,应该说是中国诗歌史家的共识。

  自《今天》以来,操持和“出版”民刊成了几代诗人的诗歌生活方式。就中国诗坛来说,没有和民刊发生过关系的诗人微乎其微,主要诗人更是这样。因为种种原因,官刊没有办法承载中国诗歌的核心部分,纯正意义上的中国诗歌之水,基本上在民刊中流动、汇集、激荡。1980年代是中国诗歌的“民刊时代”,《今天》推倒了中国诗歌民刊出版的多米诺骨牌,民刊成为中国诗人展示自身风采呈现自我的最主要渠道。中国诗歌因为民刊而明亮,中国诗歌最为先锋、前卫、实验的部分属于民刊,中国诗歌最为踏实和坚实的文本与理论成就也属于民刊;乃至中国诗歌的几次转型和喷发,都属于民刊,都离不开民刊。1980年代,第三代诗歌的兴起、发展、壮大与蔚为大观主要是依靠民刊,这一代诗人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方式强势登上中国诗坛,并一发不可收拾。80年代以来,《非非》《他们》《大陆》《一行》《北回归线》《现代汉诗》等诗歌民刊在中国诗坛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提供了数量众多的经典作品和经典诗人,其中一些更是成为了文学史的刻度,是诗歌历史的地标建筑。创刊于1986年的《非非》,是中国当代诗歌中持续时间最长的民刊,为中国诗歌贡献了一个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建构最为合理、健全和制度化的诗歌流派——“非非”诗派;诗歌民刊《他们》,成为后来中国口语诗歌的主要策源地。

  1990年代以后,诗歌民刊方兴未艾层出不穷。经济和技术条件的改善,使得民刊出版更为便利和精美,早期民刊的简陋和寒酸一去不复返。目前为止,中国诗歌现场中大约活跃着几百种民刊,其中《诗歌现场》《独立》《活塞》《第三极》《诗》《存在》《诗参考》《流放地》等在中国诗歌界拥有不可替代的影响力。郁郁、戴泽峰、世中人等诗人则作为重要的诗歌民刊收藏家而著称于中国诗坛。(全文2200字,有删节)

 

                           《第三极》(5)开卷诗人主持词

 

    开卷有益,开卷有亮光,开卷有惊喜。《第三极》做到了吗?

    迄今为止,《第三极》“开卷诗人”推荐过五位诗人:尺郭、杨明通、十品、唐晋,丁成。对于这些诗人,我作为主持从来没有后悔过,因为不要很久,事实会证明他们是优秀的。

    按照最初的设想,“开卷诗人”每期一至二人,附3000字以内点评文字。《第三极》希望把能够代表未来的作品放在这里。

    今天这个时代有很多误解,其中一个有关先锋。他们或者误以为在艺术上求新求异求怪就是先锋,于是直奔艺术而去,一生都在自我划定的艺术牢房里徒劳无益地挣扎,要么反其道而行之,迎合时代的低级趣味,把诗歌贬作比轻比贱比色比欲的走秀场。我认为,以艺术为借口,脱离中国人总体前途命运是可耻的,而一味迎合时代,其实不是先锋只是时尚。

    我不能保证“开卷诗人”推荐的诗歌都是优秀——所谓优秀往往见仁见智,但肯定有某些值得关注的方面。作为主持,我希望本栏具有吸引力:重量,硬度和光泽。而且磁性。是进入主升浪的潜力股。整饬。扎实,硬朗。灵动而浑然,不拘成法,自成风景。

《第三极》希望更多全国一线诗人拿出最好的作品在这个栏目登场。因为开卷诗人乃至《第三极》,固然属于第三极神性写作,但首先属于当代诗歌。

(文/刘诚)

 

                              《第三极》(5)第一现场主持词

 

    当下诗歌的城头上,仍然插满了各路大王的旗帜。那些掌握话语权的现世新贵,尽管已经完成了自己的诗学使命,或者从未有过什么诗学使命,却不肯就此退场。他们在各类诗歌刊物的版面上盘踞着,由此遮蔽了一些更为优秀的诗人。

    这使得一些诗歌刊物看上去很美,实则是对当下诗歌现场的歪曲和反动。

    还有一种令人酸痛的现象:一些民间诗歌刊物表现出的只是低级别的自我现场。对于民间诗歌刊物本身而言,自我现场表现本来无可厚非,他们要站出来说话。他们站出来了,而且说了自己想说的话,至于姿态和效果他们就不管了。这种自然主义办刊做法,过于放任自己的不成熟状态,有失诗学高度和深度的考量。

    作为《第三极》主打栏目,第一现场编发第三极神性写作核心诗人最新力作,兼及当代诗界一线诗人最新诗歌力作。这个栏目的开放性可见一斑,这是基于自身雄厚底蕴之上的高层面的开放,是对当下诗歌的全面把握之后的诗性开放,是要把真金拿到当代诗歌的最前沿,而不是让他们散落在大漠江湖自生自灭。

    第一现场意味着前沿,先锋,主力,担当,挺身而出,当仁不让。

第一现场是殿堂级诗人的集散地,它和优秀的诗人和优秀的诗歌文本结缘。

(文/原散羊)

 

                             《第三极》(5)极地峰林主持词

 

    每一种审美理念的存在,都有着与自身相适应的环境。在当代文学向多元转变的过程中,诗歌也不能例外的介入其中,并适应环境而生存着。因此,在我的诗歌词典中有三个词“生命、生存、生活”最为关键,且一直贯穿我的诗写历程。

    极地峰林所选作品,从不同的角度深入到精神层面,获得自身的升华。

    作为第三极优秀青年诗人,拜星月慢的点状思维,不经意间触及读者心中那一片疼痛。曹谁于大背景、远距离、浓墨重彩的抒情,悲情与悲怆中唱出的歌声格外辽远。挥之不去的海洋情结,使苗红年的文本具有湿润和辽阔的背景。祝发能、樵野、刘普赋予小诗以不可忽视的力量,吴箫却能让往事鲜活流动起来。黑牙和王雪都很先锋,前者更见灵动飘逸,后者则以女性的敏感再现现实,在清贫、理想、梦境的都市叙事中,更见透彻和纯粹。

    这些作品都是从大量来稿中精选而来。而舍去的部分也曾让我犹豫再三。这说明不同的诗人在投稿时,对极地峰林作为《第三极》主打栏目之一所必具的精英品质,给予了充分的注意。

但愿有更多不同风格的优秀青年诗人在这里露面,带给读者一份新鲜的理解和共鸣。

(文/十品)

 

                           《第三极》(5)分省地理主持词

 

分省地理志在覆盖全国,但本卷将目光聚焦陕西。

  入选本栏的诗人中,刘诚是第三极文学运动首倡人;李汉荣早年以长诗饮誉诗歌界,九十年代以来则以散文大放异彩,这里刊发的一组新作,着力于生态环保主题,可见诗人最新创作端倪;尚飞鹏、古岛、濮水钓叟已经多次在《第三极》露面,不作赘述。王有泉、屈永林、何定明、赵栩、柳必成都是八十年代活跃在民间诗界的先锋诗人,时至今日仍然保持着旺盛的创作势头。武靖东、毕立格、羊白、杨芳侠、西子西子、凝视苍穹、半根香烟都是近年活跃在网络的青年诗人;刘知己、易诗阳、杨康则是第三极正在崛起的后起之秀,潜力不容忽视。

  观一叶而知秋。这个专辑未必代表陕西诗歌,但从这些新鲜出炉的鲜活作品,足可窥见陕西诗歌暗潮涌动之全豹。

  《第三极》不只是属于第三极,而是属于中国诗歌。基于此,各个不同省份的诗人都将有机会在这里露面。诗人和诗歌的分野,当然不是地理方位、经度纬度、气候海拔决定,但相同的地域,共同的山川地理,或将多少影响到某一地域诗人写作的走向和成色?

(文/古岛)

 

                                 《第三极》(5)先锋制造主持词

 

    传说中宝剑遇到英雄会叫,我身上的诗歌血液遇到先锋文本也会叫,它以奔涌、颤抖、作痛的方式催促我:抓住它,这锐不可当的诗句!对先锋的热爱已是恒久的疾病但我热爱这种病并且愿意把这种病宣示出来,于是当刘诚委托我组稿《第三极》第五卷“先锋制造”并且指明本栏目要求的是先锋文本时,我有一种公开展示先锋病的窃喜。我把近年来暗中认定的有此病症的四位诗人揪了出来他们是:李成恩、刀刀、章闻哲、卧夫。

    李成恩:她的文字有着令我怦然心动的气息——决绝、果敢、激烈、惨酷、暴力、悲凉。

    刀刀:一定有一个古代才子在他身上隐居并且缓缓说出前朝旧事,是为《十一日谈》。

    章闻哲:大气、洒脱、飒爽英姿,理性、感性、从容自信,这就是我的小章嫂子和她收放自如的诗句。

卧夫:其镜头语言之美艳之细腻其文字语言之冷血之酷烈构成卧夫复杂的形象。

(文/安琪)

 

                              《第三极》(5)深度思考主持词

 

“深度思考”一直是《第三极》全力打造的重点栏目。这里刊登的理论文章,有的是第三极代表诗人面向世界的发言,有的来自国内一线诗歌批评家的最新思考,无不以其深刻鲜明的诗学主张、切中诗歌现场的介入力度和飞扬妖冶的诗学才情,引起诗界广泛关注。没有“深度思考”,就没有第三极神性写作,也不会有第三极文学运动。对诗学理论建设的重视和成功,使得第三极神性写作区别于一般诗群,成为横跨二十一世纪第一个十年、拥有宏大诗学理论背景、展现出巨大包容性和宏大发展前景的前沿诗派。“深度思考”开天劈地,在芜杂、混乱、平面和封锁的当代诗歌现场打开全新的美学空间;第三极诗人群之能够超越天悬地隔的地理分野汇聚在一起,所倚重的主要就是诗学理论的力量。

“深度思考”秉承第三极诗学立场,密切跟踪当代诗歌动态,主推国内一线批评家的最新诗论,编发第三极神性写作诗论、第三极代表诗人研究、第三极代表诗人文艺随笔、诗学杂感和人物访谈,兼及当代诗歌资讯,忠实记录第三极神性写作的探索足迹,以更开放和积极的姿态,参与当代诗歌进程。

(文/刘诚)

 

《第三极》(5)编后记

 

  在本世纪第十个中秋节到来的时候,《第三极》(第五卷)编竣付印。

  回头来看,预先的设想都实现了,只有“传世诗篇”这个曾经预告过的栏目搁置了。

  搁置的原因有三:一是投稿及约稿巨多,最终入围的诗稿和文稿大大突破了原定页码,因而统稿时不得不忍痛割爱;二是如果按每期五位的篇幅推出,势必旷日持久,成为一个马拉松式的编选工程;改由一期专号集中推出,又非一般刊物所能承载。第三个原因——在编选的时候我发现困难重重:已有定评的作品编选固然容易,但所谓推出无非是一次“重新发表”;而距离越近的作品或许更具探险性质,但以每天数万首新诗产生的当代诗歌,实在是浩如烟海,编选之艰巨可想而知。

  为了编选这个栏目,我强迫自己重读了一些距今较远的诗歌作品。我惊讶地发现,只不过三十年的光景,大量的诗歌作品已经苍白失效了。这使我想到,或许没有什么高高在上、人见人爱、无论从哪方面看都无可挑剔的“传世之作”,只有一些在特定时期显得重要而不应该被遗忘的白话新诗。换句话说,它们之可能传世(即不被时间漂白失效),不是因为在艺术上多么完美和高人一等,恰恰只在于它们的特殊——即在某些特定的时间段落里偶然地占据了某个比较重要的位置。

  但我承认,从第三极的角度,对新时期以来三十年中国诗歌有可能传世的作品进行一次系统梳理,仍然是一个非常诱人的梦想。这事我仍然会做——或许在几年以后的某个时间,在我写作不是很繁重、心境又比较从容的情况下,我会以一次正规的出版行动为自己圆梦。

  谨对各位栏目主持的创造性劳动致谢,以我本人的名义,也代表《第三极》的读者。

                                         (文/刘诚)

 

 

<< 大型诗歌刊物《第三极》第五卷封面... / 大型诗歌刊物《第三极》(第5卷)...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shuzhixx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